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史文集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翰墨绘山川,丹青写精神——读史文集的山水人物画

2020-06-02 13:59:5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孔维克 
A-A+

  山水在中国绘画史上,最早出现在战国以前。钟炳(375-443)在著名的《画山水序》中,就山水画的特点进行了重点论述:一、自然与精神的关系;二、自然与绘画的关系;三、近大远小及其空间处理的关系。1949年长沙陈家大山楚墓出土的《人物龙凤帛画》,是至今见到的具有独立意义的中国绘画作品。画面的女性高髻长裙,姿态优美,栩栩如生。人物画是中国传统绘画中的一个大科,始终受到中国文人,尤其是历代统治者的重视。唐代画家及绘画理论家张彦远在其《历代名画记》中云:“夫画者:成教化、助人化、穷神变、测幽微,与六籍同功。图画者,有国之鸿宝,理乱之纲纪。”从古至今,中国绘画,就具有审美和教育等多项功能。

  有学者在谈到山水和人物画时指出,山水画的特点是:有常理而无常形,首先要有气象。山水画所谓的气象,乃是指山水画给人的总体观感和视觉印象。人物画的特点是:既有常理又有常形。中国的山水画,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已渐成气象,但仍然附属于人物画,作为背景的居多。及至隋唐,开始独立,遂蔚为大观。至此,描绘烟霞,寄情山水的中国文人山水画,便越来越受到众多画家的追捧。作为一个现代的文人画家,史文集对于中国古代的绘画传统,早已是了然于心。对于一个潜心从事中国画创作的画家来说,传统与现代,往往就像是一把双刃剑,如何像庖丁解牛一样,在传统与现代之间自由地游走,游刃有余地挥洒丹青,这恰恰最能彰显出一个艺术家非凡的艺术天赋和不同寻常的绘画功力。在古代的绘画理论中,山水也好,人物也罢,最为重要的艺术法则就是要“气韵生动”。其次才是具体的表现手法和笔法,从形似上升到神似,而绝不是皮相地追求画面的像与不像。

  山水和人物,在史文集的绘画作品中,占据着重要的比重和地位。清代书画理论家刘熙载,在其重要的理论著作《艺概》中说:“山之精神写不出,以烟霞写之;春之精神写不出,以草树写之。故诗无气象,则精神亦无所寓矣。”对于古代的绘画理论,史文集并非全盘吸收,而是有批判地继承,在他的山水画中,奇峰秀丽,飞流直下的高山飞瀑比比皆是,但描绘到山之高峻和精神,史文集并非仅仅遵循的是“以烟霞写之”的传统表现手法,而是侧重借助于山与山之间的群峰凸起,山与树之间的参差变化,以及飞瀑的宏伟壮观来衬托和表现主题。概而言之,史文集笔下的山川,描绘出的虽然是大自然的雄伟和壮丽,高峻和深远,但栖息在山川中的那些看不见的人,早已经与这些山川和草木融为了一体,天人合一,物我两忘。就其艺术性而言,史文集绘画的表现手法是多样的,层次是分明的,我们在观赏其山水画时,看到的是人与山水背后所蕴含的精神。这样的生命气质,是对美好的大自然和生活其间的人们最好的赞礼。

  对于中国画的欣赏来说,笔墨、造型、色彩、构图和气韵,无疑是最重要的五大要素。史文集的山水画,不拘泥于传统山水画的细腻工笔,而是采取一种大写意,粗线条的表现手法,在色彩运用上非常大胆,其气魄之宏大,意境之高远,堪称开阔胸襟之奇观,绘画领域的创新之作。这一切,并非一朝一夕之功,而是来自经年累月的长期阅读和深厚的文化积累。他的父亲是学富五车的雍学泰斗,其道德学问、文章诗赋受到普遍的景仰,可谓泽被后世。少年史文集,在其父亲的耳提面命之下,饱读经史子集,为其日后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传统文化基础。从陕西来到深圳之后,史文集仍然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笔耕不辍,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如此的艺术修炼,自然是下笔如有神,其画中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无不具有神奇的性灵和鲜活的生命。

  史文集的人物画,大都将人物设定在画面的中心位置,如同摄影艺术中的特写镜头。而对于这些人物的外形,其同样采取的是一种粗线条,大写意的笔法,着重于捕捉画中人物独与天地相往来的精神气质。在多年的艺术生涯中,对史文集影响最大的是黄宾虹和石鲁。黄宾虹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其所画山川层层深厚,气势磅礴,惊世骇俗,这样的画风和艺术特色,对史文集的影响可说是深入骨髓。石鲁的山水画惊心动魄,高亢激昂,搜尽奇峰,将华山的天险与黄河的咆啸,表现得惊心动魄、淋漓尽致。前辈大师的引领和独特的艺术天赋,以及丰厚的艺术积累和勤奋的笔耕不辍,成就了丹青妙手的史文集,使他的作品在中国画坛备受欢迎,影响日深。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史文集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